北斗+:從全新的高度審視傳統產業 | 洞見

本文系《衛星與網絡》原創      作者 | 劉雨菲(航天加工程技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 商業航天觀察家)

注:北斗天地股份有限公司是西安國科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戰略投資股東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

當下的中國進入了新時代,經濟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成為時代主旋律,新舊動能轉換、供給側改革,鼓點鏗鏘。

呼應偉大的時代,企業必須從全新的高度和視角,跳出自己熟悉的傳統框架來審視和定位行業、產業及企業本身。

而啟動于上世紀末的北斗全球星座,無疑為傳統企業向信息化與高質量發展進軍打開了一扇新的窗口。

1

發展北斗民用,從“北斗+”先行

據中國衛星導航系統管理辦公室主任冉承其介紹,我國2018年計劃發射約18顆北斗衛星,預計今年底就能為“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優先提供服務。按照這樣的建設進度,北斗系統可以如期在2020年完成全球星座的部署。而隨著北斗區域系統的建成和全球系統的穩步建設,它所能為人們提供的新能力、新思路,已經越來越顯著。

中國衛星導航系統管理辦公室主任冉承其

然而,就像“北斗之父”孫家棟院士所一直憂心的那樣:“北斗發展確實很快,但應用市場的開拓力度還不夠。希望北斗在應用領域多下功夫,多創新。要想用得好,就要讓北斗與各行各業相結合,真正產生經濟效益,服務于人民,服務于經濟建設,從而實現北斗‘天上好用、地上用好’的發展格局?!?/span>

楊元喜院士也在很多場合一再強調:“接下來的產業各級平臺下一步的首要工作,恐怕就是如何把北斗用好,甚至如何用到全球的每一個角落?!?/span>

楊元喜院士

由此可以解讀,新時代的北斗,最主要、最核心、最當務之急的任務,就是創新應用。那么,應用領域到底可以從哪些層面切實地著手?站在促進系統建設與應用之間良性循環的高度,北斗行業及其企業究竟該如何推進北斗應用真正意義上的“落地”和“接地氣”?

經過近兩年的觀察,一家來自山東的國有大型能源企業——兗礦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兗礦集團”),可以說是抓住了這樣的歷史契機,并成功地將北斗的創新應用作為推動新舊動能轉換、促進自身及行業信息化發展,乃至踐行軍民融合國家戰略的重要抓手落到了實處,是“北斗+”模式的良好典范。

什么是“北斗+”模式?我們不妨來看看兗礦集團給出了什么樣的參考與回答。

2

有了用戶基礎,“北斗+”需要的是創新

長期以來,兗礦集團一直高度重視科學技術在生產經營中的應用,始終努力把先進可靠的技術手段應用在煤炭生產和多樣化經營當中。

上世紀八十年代,兗礦就建成了中國第一個現代化樣板化礦井,并在煤炭工業市場化轉型后一枝獨秀,引領中國煤炭工業幾十年。其法寶就是自動化、信息化支持下的大規模低成本高產高效開采。因為先進技術的積極研發和應用,兗礦集團先后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中國工業大獎、改革開放功勛企業等一系列殊榮。

在科學技術獲獎之外,兗礦集團還在經營模式上不斷追求創新,成為中國第一批現代企業制度試點企業、第一個國內外三地上市和目前唯一全球四地上市的企業。

戰略制勝、制度創新、科技進步、產融結合是兗礦集團長期以來領先發展的根本所在。

一家先進的企業必須保持對先進技術的敏銳性和積極性,勇敢嘗試新的理念和新的模式。兗礦集團2010年設立西安兗礦科技公司(現更名為北斗天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斗天地”),其原動力正是此前幾十年信息化建設中積累起來的適應信息社會發展的先進思想認識。

北斗天地涉足北斗的初衷,是為了在信息化建設主業上打造自己的特色,促進差異化競爭,即“打造北斗特色信息技術服務商”。兗礦集團和北斗天地清醒地認識到,北斗終端本身只是一個時間、位置的傳感器,必須放到信息系統中才能發揮作用。

那么,在大有可為的行業應用中,誰最有可能把北斗用到現有的信息系統中并推廣出去?北斗天地的回答是:唯有各行業的龍頭企業。只有這些龍頭企業,才具備深厚的信息系統建設和使用經驗,有業外人士無法比擬的行業應用理解,有雄厚的資金支持,傳統國企甚至還有門類齊全的應用場景,加上這些龍頭企業在行業內的影響力,“北斗+”的技術和案例就比較容易形成示范并得以推廣。

同時,“北斗+”還要在終端上做文章,必須為用戶提供真正滿足需求的北斗產品。例如,北斗天地的產品思路就是發揮北斗優勢,面向應急產業,圍繞“專業領域中的通用產品”創新開發北斗+對講、北斗+自組網、北斗+4G等一系列“北斗+通信”產品。

這樣的認識和實踐,得到了孫家棟院士的表揚:“你們太聰明了,簡直是奇思妙想啊”。

孫家棟院士視察北斗天地公司并題詞

3

讓“北斗+”模式,助力解決北斗應用的頭號難題

從目前北斗天地的具體產品和服務中,我們可以一窺“北斗+礦業”及其它一系列“北斗+”模式的切實案例。

從理念上說,北斗天地首先將自身企業定位在“北斗特色信息技術服務商”,其自主研發及合作研制的“高精度移動指揮調度系統”、高動態抗干擾系列產品、北斗數字對講機、北斗定位手咪、多系統公共位置服務平臺、“雙模4G+雙模北斗”平臺和礦山工業智能系列產品,已經在國防、安全、能源、教育、交通運輸、智慧城市等多個領域得到了很好的應用。

在開發上述應用的同時,兗礦集團聯合國內外頂級團隊計劃投資幾十個億實施大數據工程建設,以北斗天地為核心平臺推動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三化融合”,改造提升傳統產業,打造智慧礦山、智慧企業。

事實上,北斗與傳統產業的結合一直是北斗應用界的頭號難題,也是行業主管領導重點關注的問題。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北斗系統總設計師楊長風為此一再強調了“北斗+”的理念。他指出,“北斗+”的本質是北斗與其他傳統行業的結合,要利用衛星導航技術、大數據融合處理技術、信息通信技術以及互聯網物聯網平臺,讓北斗數據應用與傳統行業進行深度融合,創造新的發展生態。

基于發展需要,回應殷切期待,兗礦集團的“北斗+礦業”等創新應用,讓我們看到了北斗應用的突破點和希望:聯手傳統產業,合作共贏。這無疑也為其他領域提供了典范,尤其如物流、交通、服務等這些直接面向消費的產業,可以重點突破?!氨倍?”的模式,大有可為。

我們曾經大談互聯網思維,其中的奧秘,更多地在于在明晰自己的優勢與不足的前提下,面向互補平臺,主動而開放開明地合作,這也絕對是“1+1大于2”的好事。

事實上,傳統企業,相比互聯網企業,優勢更加明顯:底蘊、厚度、產業縱深度等,尤其是專業技術、專業人才、核心資源等實力都非常雄厚;以這些厚度,加上互聯網思維的翅膀,騰飛不過是假以時日的事情。這就需要企業自身積極而主動地去擁抱信息技術、尋求顛覆,甚至主動顛覆自己。這就是兗礦模式給傳統行業帶來的思路與模式引領。

我們希望更多傳統行業和傳統企業能夠超越波瀾不驚的現實,看到信息化的前景和沖擊,應和新時代的召喚,向著高質量發展,趕緊動作起來。



被做爽了的细节过程